Kwong Wah

Kwong Wah

 

文:庄雯铌

即便很讨厌沙子随风飘进眼睛,我还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乘坐爸爸的电单车出外夜游的机会。戴上安全帽,坐在电单车后座的我,心里总是那么想。

月光洒下的石油路黑得发亮,把槟城从历史书上重述了一遍其东方明珠的称号。虽然对夜晚的喜爱是源自于对日光的回避,但恰恰是这种偏爱让我不仅爱上了槟城的夜之美也爱上了我们父女俩的电单车风情。

“铁帽、吃风和打油”这些词语,对本地人尤其是槟城人来说都不陌生,但非本土华裔听了,肯定一头雾水。铁做的帽子难道不重吗?吃风和打油到底是什么概念?信不信由你,反正这种“土色土香”、在字典里找不到的词汇,是我爱槟城的理由之一。那么之二呢?就是数不清的宵夜好去处啦!

- Advertisement -

我喜欢在吃宵夜时,听爸爸不经意开的玩笑,以及他诉说的童年趣事。我喜欢在电单车飞驰时,哼着流行曲子,让迎面而来的风把我的歌声带走。爸爸有时会给我吹口哨当配乐,有时他会提高声量跟我说话。

- Advertisement -

我喜欢这个小城市的新旧交替:高楼与街屋、餐馆与路边摊、三轮车与汽车,包括爸爸与我。从头条路到八条路,马路已经从双行道换成了单行道,我还是分不清哪条是哪条,只记得每一条小路都能通向大道。

这阵子,正值雨季,北风也如期而至。即便脸干唇裂还不停打冷颤,我和爸爸的约会,风雨不改,我依旧在电单车后座享受着冷冷的北风。可能旁人会对前座唯一披上雨衣的爸爸投以异样眼光,殊不知,为了不让我淋湿,坐在前方的爸爸努力地在为我“遮风挡雨“。

今晚,爸爸问我:“你觉得我走的这条路对吗?“ 我告诉他说:“继续走就对了,都会到达的。”其实,我想告诉爸爸,你要是走了捷径,我们便更快地解决温饱;你要是饶了远路,我也不介意多唱几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