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文:陈思源

一本由美国人“弄出来”的著作《国家的犯人,赵紫阳总理之秘旅》(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SECRET JOURNEY OF PREMIER ZHAO ZIYANG) 明显是 “唯恐中国不乱”的传统美国式政治宣传阴招。(注一)

以下摘录自该书的片段里作者却 “不小心” 暴露了长久以来被欧美刻意颠倒和扭曲的“六四真相”。

书中指出,(1989年) 4月15日,时任中国总书记胡耀邦死讯宣布后学生发起的纪念活动很快就变为街头示威。

4月22日,官方胡耀邦追悼仪式进行时数以万计学生被允许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书中强调:“这是获得(中国政府)正式批准的”。

- Advertisement -

5月19日,广场上的绝食抗议支持者越来越少因此改为静坐。次日宣布的戒严令刺激了更多人参与静坐;老妇人和小孩(被利用来)把军队隔离在郊外以阻止他们进入北京市区;双方对峙超过十天。书中如是写道。

5月21日,数以百万计的示威游行学生、居民、工人和干部涌入街头和天安门广场聚集。“如果这样下去首都将会面临瘫痪的危险;中国政府在开始阶段表现得很克制”。书中补充道。

此书洋洋三百多页浓墨重彩环绕着中国高层政治斗争、赵紫阳被软禁花絮、中国经济该走的方向及为什么中国必须改变等等;只有不到十页触及天安门事件。六四只是以 “镇压” 一词轻轻带过;从头至尾没有片言只字印证所谓的天安门大屠杀。

其实,迄今为止被欧美各国绘声绘影大事渲染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独欠有力证据而处于骑虎难下的窘境。

从4月15日到六四前夕整50天里数以百万计的暴民式失控人群在中国各大城市示威甚至聚集在象征国家心脏中心的天安门广场日以继夜吃喝拉撒盘踞不去;令北京陷入仿佛文革局面的无政府状态予人以中国快要垮台的危机边缘。为什么美国的可口可乐和香港的果汁恰恰在这敏感时刻源源不断大量涌入天安门广场;美国及香港的“六四热心人士”三缄其口,其因不言自明矣。

无可否认,举世没有一个国家会允许人民长时间示威。在欧美各国,示威几个小时就会被暴力驱逐或抓入狱了。法国的黄衬衫运动就是一个鲜明实例。

笔者信手拈来以下凸显美国对人权的双重标准实例。

1932年7月一批美国退伍老兵在纽约中央广场举行和平示威 (抗议政府未兑现发放战后安抚金的诺言) 马上惨遭坦克机枪射杀(简称“射杀老兵事件”)。美国政府接着郑重其事宣布:“任何主权国家中央政府前面的广场都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盘踞不去”。(简称“美国的广场主权论”)

1970年,美国肯特大学有一场学生反战示威;军队迅速冲进校园里开枪射杀学生。(简称“射杀肯特大学生事件”)

追溯到更久远一点,欧洲白人亡命之祖辈入侵美国对红印第安原住民进行灭族大屠杀;迄今美国仍旧未交代究竟屠杀了多少印第安人。(简称“印第安人灭族大屠杀”)

十多年前美国以凭空捏造的“拥有杀伤性危险武器” 为由公然侵略伊拉克、几年前更以莫须有的理由蹂躏叙利亚;搞到这两个国家生灵涂炭。至今美国还未正式交代她所造成的伊拉克和叙利亚人民死亡人数。

可就是这样一个满手血腥的恶魔之国的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厚颜无耻高姿态喊话要中国交代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

以美国的“零容忍示威、随意射杀示威者”的残忍记录作为准绳;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容忍示威者在天安门广场盘踞持续折腾超过一个半月直到几乎完全失控才出手镇压;这简直是宽厚待民的展示;用西方的口吻就是非常尊重人权的意思。

无论如何,任何国家为了维护其合法政权和社会的稳定安宁,以武力镇压顽固的示威者是放诸四海皆无可厚非的行动;从而造成的死伤是无奈的不幸结果。

美国动轧喜欢把人权、民主与言论自由当作另类“国际护照”到处干预他国内政。她刻意漠视天安门广场是中国“中央政府前面的广场”;根据“美国的广场主权论”,华盛顿政府早已射杀盘踞不走的人群了。可中国容忍到国家要塌下来了才采取镇压行动美国却持着双重标准的人权拿六四事件来说事。论调虽然苍白可数十年来美国依然乐此不疲。

谈人权,美国有责任先向世人交代射杀老兵事件、射杀肯特大学生事件、印第安人灭族大屠杀的真相。但是她一直避而不谈。

- Advertisement -

最讽刺的是成天把人权挂在嘴边的美国对震撼全球的印尼排华大屠杀从未吱声;反而不依不饶咬住六四事件不放。

说穿了,因为六四是美国用来分解中国的“国际徽章”。

(注一) 数十年来评论六四的文章多如天上的繁星;因此笔者从未想过要写六四。可昨晚和朋友聚餐时同桌两个“朋自香港来”似乎和中国有不共戴天之世仇痛骂中共“六四大屠杀” 忍不住即席理直气壮予以训斥后,决定为六四抒发几笔。